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开局签到修真套路王

第385章 皇帝和嫔妃的印象

开局签到修真套路王 陈多疑 5511 2021-01-13 21:20

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“开局签到修真套路王 热门小说吧(www.30zw.com)”查找最新章节!

恒贤有点糊涂,苏嬷嬷动手,能理解,这年轻的将军想动手,是什么鬼?

眼看年轻的将军气不可遏,身后的苏嬷嬷终于制止:“叶将军,不可以下犯上!”

年轻将军犹自不服,双目慢慢变得一片血红。

“你想让公主恨你吗?”苏嬷嬷怒斥。

年轻将军这才气势一衰,抱拳后退几步。

苏嬷嬷上前,看着恒贤道:“别以为公主倾心与你,你的驸马之位便万无一失,公主任性而为,已然惹了大祸,你一无大才,二无背景,也许等待你的,是无尽的深渊!”

恒贤眨眨眼:“深渊有多深?”

苏嬷嬷道:“令你绝望那么深!”

恒贤挥挥衣袖,老神在在道:“有没有你仰慕皇帝陛下那么深?”

苏嬷嬷身体一震:“你、你……”

这是她隐埋心底几十年的秘密,这小子怎么……

旁边年轻将军和一群宫女脸色大变,纷纷低头。

恒贤端起茶水抿了一口,又道:“或者是淑妃娘娘那副无色无味坠胎药那么深……”

“失心疯,一派胡言!”

苏嬷嬷脸色巨变,一甩衣袖,转身离开。

年轻将军深深看了眼恒贤,随着一群宫女一起离开。

目送着一群人远去,恒贤百无聊赖的坐下,再次摸了摸嘴角。

丝毫没把这群人当回事,对付讲规矩的人,自然可以拿规矩对付他们。

一夜无话。

第二天一早,恒贤从入定中醒来,就发现身前已经有八个太监端着洗浴用具、八个宫女端着整齐的士大夫锦衣袍服在等着了。

见他醒来,一个年纪捎长的女官轻笑道:“奴婢等伺候公子更衣洗漱!”

恒贤看了眼四周:“贾公公呢?”

女官回道:“贾公公早起在公子房外等了半个时辰,不见公子醒来,便去了宫里!”

恒贤点点头,起身昂起双手,被下人伺候,他在东岚城便习惯了。

一群宫女、太监立即上前各种服侍。

“万恶的封建社会!”

恒贤嘀咕一句,问道:“公主呢?”

女官恭敬的笑着回道:“殿下起了个大早,亲自下厨做了两笼点心,问了五次公子起了没,说要是起了,立即去江俊园与她一起吃早饭!”

……

皇城,占据岐京城正北三分之一的地方。

如同虎卧势中的盘龙大势,高贵、威严的宫殿、楼阁,组成内宫、外宫、九十九院,层层叠叠,大气磅礴,尽显皇家尊严与天下九五之居!

勤政宫。

养神殿。

外殿,几位中枢翰林学士正吩咐一群文书办事。

内殿,珠璧、瑰玉装饰,万年黄梨木柜中万部藏书,珠帘黄圭,装饰厚重、华贵又不是威严。

一道高大魁梧的身影盘坐珠帘后的盘龙椅子上,批阅着什么。

贾公公一脸小心跪在帘子外。

足足过了半炷香,帘子内,才传出一道醇厚的声音:“见到了?”

贾公公立即回道:“奴才见到了!”

“如何?”帘子中的人问道。

贾公公琢磨了一下:“长相,英武俊俏,无小地方的粗鄙俗气,目光中有着一种与年龄不匹的睿智和聪慧!

气质极佳,不输京城中的王公贵族子弟!”

帘子后沉默了一下,问道:“与太学院的哥舒带刀、社稷书院的罗轩、神武司李景丰、太后侄孙武思文几人相比如何?”

贾公公回道:“表面上看着,不比他们差!”

帘子后的声音多出了一丝笑意:“小五的眼光还是不错的!”

贾公公笑道:“太平公主自己选的人,自然不会差!”

“嗯,还有吗?”帘子后的声音问道。

贾公公琢磨了一下,说道:“我以望气辨脉之术,站在此子门外观察,发现此子道行在元丹初境的样子,只是……”

“只是什么?”帘子后的声音威严起来。

贾公公连忙以头触地,语气中带着一丝荒唐:“只是气息之绵长,气息之醇厚,远超元丹初境,即便和老奴比起来,也不遑多让!”

“他修的功法应当不错,天元宗中高手不少!”帘子后的声音淡然道。

贾公公哭笑道:“关键……他一眼看出了老奴的伤,说的一点不差!”

帘子后沉默了。

……

贤庆宫。

楼阁、宫殿无不珠光宝气、极尽奢华,就是一个角落、一个矮榻也倒不出富贵与贵气。

此时,一群衣着鲜艳的宫女、女官簇拥着一位身材纤细、贵妃霞冠、妃子袍的女子,背坐在一方巨大的铜镜旁。

苏嬷嬷也跪在不远处:“奴婢前来向娘娘复命!”

那妃子声音柔和婉转,十分悦耳:“如何?”

苏嬷嬷迟疑了一下:“相貌是极好的,无论体格、气质都属上等,言行举止也并无小地方人的粗鄙。

修为,似乎是因为修了某种功法,外人很难查看,不过应当是元丹境了!”

“和太子比如何?”妃子忽然道。

苏嬷嬷迟迟疑疑:“自然是比不得太子殿下、大周储君的威严气度!”

妃子沉默了一下:“邀月对他如何?”

苏嬷嬷苦笑道:“公主完全倾心与他,连一点戒心与防备都没有,昨夜甚至偷偷溜了过去!

这和奴婢印象中机敏聪慧的公主,不太一样!”

妃子似乎叹了口气:“邀月是极聪明的孩子,手腕、智谋、天赋一样不差,若是男子,也当冠绝岐京,本宫一直担心,当今之世,很难有男子可入她的眼睛!

实在没想到,她会委身与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小子,想必……此子,定有些过人之处!”

苏嬷嬷想了想,咬牙说道:“是!此子非常特殊,他甚至知道一些极为隐秘之事!”

“比如?”妃子淡淡道。

苏嬷嬷深深看了眼妃子的背影,回道:“比如他知道淑妃娘娘当年的那味药……”

妃子一点都不觉得意外,甚至说道:“再比如,他还知道,你心中深念陛下?”

“奴婢不敢!”苏嬷嬷嘶声拜伏。

妃子整理着头发:“邀月这次做的不对,参她的折子怕是要到了,想必会不少,接她到这来!”

“是!”苏嬷嬷立即领命退下。

……

太平公主府。

所谓人靠衣装马靠鞍。

恒贤洗漱完毕,换上了丫鬟们准备的月白色士大夫服侍,瞬间从一个看似普通的乡下公子哥,变成了儒雅俊俏的士大夫。

一群宫女眼睛都亮了。

女官甚至大着胆子拍了一记马屁:“公子容姿出众,俊朗不凡!”

恒贤摇头:“见笑了,去见公主!”

女官立即前面领路。

两人一前一后,辗转了几条庭道、四五处宫殿,最终在一处雅致的偏殿前停下。

里面一群宫女簇拥着白衣似雪的姬邀月,姬邀月则双手捧着下巴,看着一桌子早饭发呆,见恒贤来了,才跳了起来,笑呵呵道:“快来快来,尝尝我亲手做的!”

。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